丹东鸭绿江旅游网

这里有满目风情的名山
这里有闻名于世的界河

珍珠泡 的来历


  说这话是二、三百年前,在柳条边里的李家屯,住了个王德令,没有正儿八经的营生,一天到晚骑着马,带着火枪,东游西转地打水鸭子。#鸭绿江流域传说故事#
  头几年的人烟不太密,水鸭子可不少。后来,人烟越来越密,打水鸭子的人也一天比一天多,水鸭子不好打了。#鸭绿江流域传说故事#
  这天,晌午了,他来到一座山前,山下是一个大水泡子,在靠沿儿的水里有一个蛤子。王德令拣起这个蛤子,剥开一看,里面有一颗小豆粒儿那么大一颗珍珠。王德令乐得了不得。顺着泡子沿儿转了几圈,再没看见蛤子。
往后,王德令来一回能拣到一个蛤子,蛤子里面准有一颗小豆儿那么大一颗珍珠。#鸭绿江流域传说故事#
  这天,王德令又来了,刚刚绕过山头儿,看见大水泡子里出了怪事儿:在水皮儿上站着一个长着鲇鱼胡的老头儿。王德令连忙藏在一棵树后面偷着看,只见那个老头儿东张西望了一大阵,转身钻进水里。过了一会儿,从水里钻出来两个老鳖,抬着一张桌子,稳稳当当地放在水皮儿上。接着,又钻出来几个像丫环样的人,拿着酒壶、酒盅,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,摆在桌子上。不一会儿,又钻出来一男一女,穿着发光的衣裳,头上都顶了颗闪亮的珍珠,足有鸡蛋大。他两个隔着桌子坐在水皮儿上,对着面儿你一杯我一盏地喝起酒来。那两个老鳖一个吹喇叭,一个打鼓。那些女的又唱又扭,好热闹。#鸭绿江流域传说故事#
  王德令的眼睛盯上那一男一女头上戴的鸡蛋大的珍珠,眼馋死了!他想,要能把这两颗珍珠弄到手,这一辈算够过了!这就举起枪,瞄准了,“砰―!”枪响了!等到药烟散了,水皮儿上什么都没有了。
  王德令一心要弄到那两颗珍珠,连忙骑马回了李家屯,出钱雇了三、四十人,没说是去弄珍珠,说是到“边外”的大水泡子里戽鱼。他寻思把大泡子里的水戽干了,大珍珠就弄到手了。他领着这三、四十口人,在泡子沿儿上搭了席棚,吃在那儿,住在那儿,大米干饭、鱼、肉、粉条子管呛。用十对水筒连宿带夜轮着班儿往外戽水。#鸭绿江流域传说故事#
  泡子里的水越戽越少,还剩一半儿了,这时候,里面的鱼干糗糗地乱翻乱搅。王德令叫大伙儿一边抓鱼一边戽水,眼珠子可紧盯着泡子里珍珠。
  这天晌午,正在吃饭的时候,不知从哪来了个蔫头搭脑的、长着鲇鱼胡的老头儿。因为正赶上吃晌饭,有人就让这个老头儿吃饭。王德令一看这个老头儿,好像在哪儿见过,一时又想不起来,就说:“谁出门还背着锅,再说这儿也没有人家、没有店,赶上饭就吃吧!”
  老头儿这才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大碗大米干饭,鱼、肉、粉条也没少吃。吃完了,抹抹鲇鱼胡,说:“谢谢,我犯了法规,主人罚我好几顿没吃饭了。”
  王德令问:“你家住哪里,主人是谁?”
  老头儿摇了摇头说:“别问了,我求你一件事儿:这泡子里的珍珠,不是给你一个人的,你不要贪心不足,快别戽了!”#鸭绿江流域传说故事#
  王德令笑了笑说:“这就不该你的事儿了!”
那老头儿又央及了几遍,王德令忙着叫大伙儿戽水,再没搭理老头儿,不知道老头什么时候走了。#鸭绿江流域传说故事#
  天上原来一丝儿云彩也没有,不知怎的,冷丁打西北边来了雷阵雨,黑压压的,不一会儿,那雨下得瓢泼一般。大伙儿都跑进席棚避雨。这时候,就见天上的云彩和大水泡子里的水气连到一块儿,乱翻乱搅。影影绰绰地看见从水泡子里出来一群男男女女、鱼鳖虾蟹,围护着一男一女,他俩身上都穿着发光的衣裳,头上顶着一颗鸡蛋大的闪亮的珍珠,随着云彩上了天。
  不一会儿,雨停了,天晴了,大水泡子里的水也满了,几天几宿的工夫白搭了!这时候,水皮儿上漂出来一条大鲇鱼,有几百斤重!王德令和大伙儿把这条大鲇鱼弄到沿上,一看,拦腰挨了一刀,还冒血!王德令把大鲇鱼开膛破肚,肚子里是大米饭、鱼、肉、粉条子,和他们晌午吃的饭菜一样。王德令这才想起吃晌午饭的时候来的那个长着鲇鱼胡的老头儿,正是站在水皮儿上那个,原来是个鲇鱼精。不用说,它是被珍珠精罚了几天没吃东西,又派他出来劝王德令,没劝成,回到泡子里叫珍珠精杀了。
  王德令知道宝贝走了,不戽了,领着人回去了,这才把看见珍珠精的事儿说了。这事一传十,十传百,人们就给这个大泡子起名叫珍珠泡了。
  如今,珍珠泡已经没有了,成了丹东市区了。

欢迎提供景点、线路、活动资讯~!

联系我们